天天小书屋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三千零二十七章 鹿使者

第三千零二十七章 鹿使者

        含光长空那张本就阴沉的老脸再次阴沉了几分。

        在含光长空看来,含光知道事情的缘由之后,应该不会太过排斥才对,毕竟这回不同以往的那些联姻。

        这对她来说,是一次天大的机遇以及无上的荣光。

        之前之所以打算控制住那只蝼蚁以此要挟,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

        当然,含光长空也相当痛恨那只蝼蚁就是了。

        另外,那只该死的蝼蚁在听到至尊大人的名讳之后,应该也就不敢在继续怂恿枫叶了。

        但是谁曾想,枫叶的态度竟是依旧如此的坚决,甚至那只该死的蝼蚁都敢在他琉光山庄的地盘上动手了。

        这要是传出去,堂堂荣耀家族琉光山庄怕是要沦为他人笑柄了,这真是耻辱至极啊。

        清楚的察觉到这流光阁的气氛再次变得极度的压抑,着实就要让人喘不过气来了,含光沧海暗暗吞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问:“父亲大人,接下来咱们应该怎么办?”

        含光长空阴沉着一张老脸没回应,含光沧海也就明白父亲大人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沉默了许久之后,含光长空阴恻恻道:“等那位大人的使者过来了,便如实跟那位使者说枫叶不想成为那位大人的麾下便是了。”

        含光沧海脸色瞬间一变:“父亲大人,这……恐怕不妥吧?”

        父亲大人莫非是气糊涂了?

        含光长空冷继续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个依旧没那实力掌管整个琉光山庄,让他着实失望至极的儿子。

        若非他的其他子女更加不成器,他早就将含光沧海从现任庄主位置给一脚踢下来了。

        含光长空忍不住哀叹,想自己纵横药域,是何等的风光强大,怎么生出这么一窝窝囊废呢?

        此等眼神让含光沧海自然很是受伤,只能躬身说道:“请父亲大人指点。”

        含光长空恨铁不成钢说道:“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咱们就如实的跟那使者说,枫叶中了梵音宫副宗主某种厉害的毒丹,导致神志恍惚,性情大变,甚至都想对她的父亲大人动手了,这样不就将问题给解决了?”

        含光沧海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又是一喜,再然后满脸恶毒的笑容。

        如此一来,那位使者首先要怪罪的便是那只该死的蝼蚁甚至是梵音宫,到那时候说不定会出手严惩,如此一来便可大大的出一口恶气了。

        “父亲大人英明!”含光沧海一个马屁过去。

        数日之后,一朵七彩祥云轻轻飘到琉光山庄的上空。

        在那七彩祥云之上,是一个满脸骄傲的男子。

        从男子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来看,不过准归一境修为,不过他浑身上下却是散发出一道显得如此高傲,如此不可一世的气息。

        偏偏此等骄傲气息从他身上出现,竟然没有是没有任何的违和感。

        与此同时,含光长空早早就带领着琉光山庄山下走出山庄大门,满脸恭敬的候着,甚至脑袋都不敢轻易抬头看一下。

        男子那双眼睛扫下方以含光长空为首的这些人一眼,显得如此的轻蔑,仿若在盯着一群蝼蚁看。

        当下男子掠下那七彩祥云,含光长空赶紧带人迎了过去,躬身作揖:“长空带领琉光山庄下去,恭迎鹿使者。”

        “鹿使者亲临我琉光山庄,当真使我琉光山庄蓬荜生辉啊。”

        “鹿使者,请。”

        鹿使者满脸骄傲的扫了无比恭敬的含光沧海一眼,冷冷说道:“就不用进去了。”

        区区一个破山庄,有什么好进去的?

        鹿使者觉得这个破地方,压根就配不上自己的高贵,他现在只能赶紧带着含光枫叶离开这里,免得沾染上此地那种低贱气息。

        “含光枫叶呢?”

        方才居高临下扫了这些蝼蚁一眼,鹿使者并没有看到他奉命前来将其带走的含光枫叶,这无疑让鹿使者相当的不高兴。

        那个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的含光枫叶本应该盼星星盼月亮盼他鹿使者赶紧到来不是吗?

        但是她竟然不在人群之中?

        见鹿使者不高兴了,含光长空心不受控制微微一凜,含光沧海等人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了,更是有了想将含光枫叶再次扔进百毒谷的冲动。

        竟然为了一己私利,至琉光山庄上下于危险之中而不顾,这个女人着实太恶毒了些。

        含光长空努力的在那张老脸上挤出一丝显得如此惶恐的神色出来,小心翼翼道:“鹿使者,我那孙女含光枫叶听闻至尊大人有意将她揽入麾下,兴奋异常,深感无限荣光,得到消息之后便立即离开梵音宫返回琉光山庄,期盼着鹿使者的到来。”

        含光长空欲言又止:“只是……只是……”

        见这个老家伙竟然吞吞吐吐的,鹿使者面色一沉,冷冷道:“含光庄主若是说不出口,也就不用说了,我这就回去回禀至尊大人就是了,就说含光枫叶不想侍奉于大人左右。”

        话音未落,便要离开。

        含光长空吓得腿差点一软,赶紧说道:“鹿使者留步留步……鹿使者误会我琉光山庄了,我琉光山庄做梦都想为至尊大人效力啊。”

        鹿使者满脸嘲讽:“呵呵,你琉光山庄有什么资格替至尊大人效力?荣耀家族,很了不起吗?”

        这话无疑相当刺耳,也相当羞辱,但是琉光山庄上下却是没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妥,因为琉光山庄的确没资格替至尊大人效力。

        虽说琉光山庄是顶着荣耀家族的光辉,但是整体实力还是太弱了,最强的含光长空也不过是归一境下品巅峰,而且此生怕是难以在更上一层。

        含光长空面色惶恐,赶紧赔礼道歉:“是小的失言了,还请鹿使者谅解。”

        “少废话,含光枫叶呢?”

        鹿使者满脸不悦,唾沫都喷了含光长空一脸:“她要是再不出来,本使者可真就走了。”

        若非玄武大人向他传达了至尊大人的意思,务必将含光枫叶请回去,以他鹿使者的脾气,在看不到含光枫叶的身影之后,他便已经走人了。

        也不知道这个含光枫叶有什么好的,至尊大人竟然要将其收于麾下。

        难道她在修炼一道的天赋当真如此可怕?

        含光长空面色惶恐且苦涩,说道:“鹿使者有所不知啊,枫叶听闻消息之后,兴奋异常,立即出发返回琉光山庄,只是等她回来之后,我们却是发现她性格却是大变,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甚至她都想对自己的父亲大人动手啊。”

        鹿使者眉头一皱:“竟有这种事?”

        含光长空那老脸上的苦涩更甚:“我们岂敢欺瞒鹿使者?我们怀疑,枫叶这是中了梵音宫那位李副宫主的毒丹,灵魂已然被他控制,这才导致性情大变啊。”

        “梵音宫,李副宫主?”

        鹿使者的眉头更皱了。

        他知道含光枫叶之前一直都在梵音宫,具体何种原因,他就懒得知道了。

        至于这位李副宫主……梵音宫有副宫主吗?

        据他所知,梵音宫除了梵音仙子外,有负责处理宫里一切事物的四大圣姬。

        除了梵音仙子外,包括所谓四大圣姬在内的其他人在他鹿使者眼里都跟蝼蚁没啥区别。

        当然,若非梵音仙子跟那位大人有关系的话,梵音仙子也实在没什么了不起了,还不如眼前这个好歹拥有荣耀令牌的老家伙。

        “你说的都是真的?”鹿使者问。

        含光长空一副你若不信我便发最恶毒的毒誓的架势:“在下岂敢瞒骗鹿使者啊,枫叶的确性情的确大变,除了那个李副宗主的话,谁说的她都不听啊。”

        鹿使者料定这个老家伙也没有那胆子欺瞒自己,点了点头说道:“含光枫叶现在在何处?”

        含光长空赶紧说道:“她跟那个李副宗主此时就在离此不远的一座院落中。”

        “对了,鹿使者,那位李副宗主还说……还说……”含光长空再次欲言又止。

        鹿使者扫了含光长空一眼,冷冷道:“若还有下次,你将永远失去开口说话的资格。”

        含光长空赶紧说道:“鹿使者,那个李副宗主说,谁也别想将枫叶从他身边的带走,即便是至尊大人……”

        鹿使者面色瞬间变得难看,声音尖锐道:“放肆!”

        “是是是……当然,我想李副宗主仿若那井底之蛙,不知天有多大,压根就不知道至尊大人是谁,这才口出此言。”含光长空小心翼翼又说。

        鹿使者阴森森道:“呵呵,原来如此。本使者这就去见见这位梵音宫的李副宗主,看看他究竟有多无知!”

        含光长空眸子深处有着一抹恶毒,心里冷笑不已。

        这下我看你死不死。

        含光沧海则是浑身上下都无比的舒坦,他抬头看向那阴沉沉的天空,就觉得今天的眼光特别明媚。

        与此同时,李泽道正在那已然完全收拾妥当的院落之中生了一堆活,在那火上有正烤着两条大鱼。

        此时已然烤有八成熟,散发出的那种香味着实让人食指大动。

        这几日,也是李泽道这段时日来过得最舒坦最放松的几天。

        每天除了吃各种美食就是调戏含光枫叶。

        两人也早在几天之前就完全擦出欲-火了,突破了最后一层关系。

        此时,含光枫叶坐在李泽道跟前,脑袋脑袋他那肩膀上,满脸幸福的看着那即将烤好的鱼。

  https://www.myshu.cc/3/3720/223381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cc。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