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第七十一章 2月23日

第七十一章 2月23日

        随着孙立恩的治疗组完成了三天巡诊,云鹤的疫情正在迅速得到控制和好转。

        22日一天,全湘北省一共新增630例确诊患者,其中云鹤541例。而当天云鹤出院人数为965例出院人数几乎已经超过了新增确诊的一倍。

        而比起湘北省的快速好转更令人激动的是,全国新增的确诊人数已经下降到了18例,全国21个省级行政区报告0新增患者。

        全面获取抗疫胜利已经不再是一个口号,而是确确实实能够被看到的,正在到来的现状。

        三天巡诊,让整个医疗队的医生们都累得够呛,但大家仍然心气很高。原因也很简单,他们的工作切实帮助了很多之前难以获得医疗服务的患者,并且帮助他们解除了病痛。

        往常在综合诊断中心里的时候,最难的总是搞到正确的诊断。但这个“难”,难的是医生们。一个病例往往需要大家三番五次的开会讨论,然后在一次又一次的检查之后,才能得出一个大概的方向和结论。平均算下来,综合诊断中心确诊一名患者大概需要三到五天的时间。

        孙立恩的表现比大家都好,但一两天的来回折腾也是免不了的。有些时候,综合诊断中心的医生们自己心里没底,甚至连个怀疑方向都找不到的时候,就会请孙立恩来会诊。可孙立恩也不是神仙,每请十次会诊,就得有个一两次连孙主任都搞不清楚的情况出现。

        更麻烦的是,在全组医生绞尽脑汁搞定了诊断之后,却没有什么可行的治疗手段。

        每一次诊断就像是医生们和患者正在小心翼翼的开盲盒,而这个盲盒打开之后,出现的结果却往往不是开盲盒的医生以及患者们所能接受的。

        光以121种罕见病名录为例,其中有治愈方法的寥寥无几,能缓解的也为数不多。一大部分的疾病都有减缓进展的治疗方案,但往往用药困难且价格极高。还有一小部分的罕见病几乎没有任何治疗方案医生们除了尽量安慰家属以外,几乎什么都做不了。

        在综合诊断中心工作,成就感和失落往往如影随形。而且成就感的持续时间短到几乎是转瞬即逝的地步盲盒一开出来的瞬间就知道这病没得治,能有成就感就算不错了。

        并不是每一个患者都像孙立恩综合征(aqp4蛋白表达不足)患者一样,至少有一个能够在一段时间内完全缓解的治疗方案。

        综合诊断中心目前的运营策略是维持现有人手,然后广泛和其他国内医院以及高校合作。没办法,只靠综合诊断中心,把两个科室的这些人和未来二十年所有招聘来的医生们都砸到罕见病的深潭里,可能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

        只有尽量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资源,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人类才有可能在这场和罕见病的战争中取得胜利。

        就像是现在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战争一样。

        巡诊过程中,来自综合诊断中心的医生们大多都感觉到了一种名为“幸福”的情感。患者症状清楚,诊断明确,指征稳定且对治疗反应不错。尤其是在之后巡诊的时候,接连接到之前患者的治疗反应这种时候的幸福感就更加明确一点。

        而孙立恩的幸福感则被一条反馈削弱了很多。

        “丁辉国已经高烧两天了。”电话那头的宋文道,“今天下午,胃肠外科紧急给他做了手术。结肠次全切术加回肠末端造口术。”

        “已经做到手术了?”孙立恩一愣,“之前没上激素?”

        从高烧两天到紧急手术,不难推测出丁辉国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恐怕仍然是克罗恩病,而非结核。白了,这就是前怕狼后怕虎。以为自己选择的是对患者而言风险最低的治疗方案,结果反而没能及时通过激进的免疫抑制治疗,阻止克罗恩病的进展。

        “这次的方案选择没有问题,患者情况复杂,而且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宋文安慰道,“如果是在四院,搞出这种事情我少不得要批你一顿。但这次情况特殊,我觉得你和其他医生们的判断并不能算错。”

        孙立恩苦笑两声,“听了院长的话,我这心里可真是……完全没有舒服一点。”

        “不舒服就对了。”宋文在电话那头笑了两声,“毕竟后果不好,所以把它当成一个教训吧。”

        如果孙立恩当时直接决定对患者进行免疫抑制治疗,但丁辉国实际上患有肠结核,那结果会是什么样的呢?

        失去免疫系统抑制之后,他的炎症症状可能会开始迅速好转。并且在短时间内就达到出院标准。但出院后大约一到两周,丁辉国就会开始出现严重感染症状,并且在短期内陷入脓毒症等更加严重的地步。

        到时候可就不是切一段肠子,然后下半辈子都在肚皮上挂个粪袋这么简单的事儿了。他得马上接受全身抗感染治疗,然后上各种生命支持仪器而北湖医院的icu里现在可都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重症患者。

        鬼知道等北湖医院的重症医科医生们苦哈哈的把一个icu床位搬到留观室之后,丁辉国还有多少能活下来的概率。

        生死之间,容不得冒进。

        ·

        ·

        ·

        除了患者以外,更让孙立恩头疼的反而是后勤问题。

        原本负责后勤的是韩文平主任,但韩主任一个人实在是搞不定七个治疗组的后勤问题哪怕给他配了一只后勤团队,要往五家医院和一家方舱医院运送物资,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这里是云鹤而不是宁远。如果是宁远,就凭豹子的物流公司以及韩主任在宁远多年经营出的人脉关系,保供规模再翻一倍也不是什么难题。在云鹤……光联系运输就是一件非常让人头大的事情。

        目前全云鹤的运输力量和仓储地点,以及现相关专业人员基本都被纳入到了云鹤市防疫指挥中心的指挥体系下。这些数量不太多的运输车辆,需要同时兼顾各个医院、方舱医院、指定隔离点的防疫物资运输;各个小区的生活物资供应运输。不光要往外运,还得不停的往返于其他物资集中点和仓库之间,进行仓库之间的货品调配。总之,现在的云鹤货车司机们基本上是歇人不歇车,中小型的货车到处跑。

        要不是因为现在的物流仓储管理引入了大数据,能够提前两到三天开始调配紧急物资。要不然肯定还得出现和早期一样的供应紧张问题。

        然而运力目前就这么多的情况下,加大的保供运输需求直接让韩主任麻了爪。虽然不怎么需要管医疗物资,但生活物资总是要供的尤其是为女性医务工作人员所供应的生活物资,这就更麻烦一点。

        韩主任深刻的感受到了什么战场上的士兵基本都是男性。过高的睾酮水平所导致的进攻性当然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则肯定体现在后勤保障上。

        如果来的都是男性医务工作人员,至少不需要努力供应女性所必须的卫生用品。那些一大包里只有五枚的卫生巾简直不要太占地方。

        最让韩主任一开始没想通的是,一整车的卫生用品居然连一个月都管不了。他琢磨了好久,都没琢磨明白过来这到底是个什么道理。

        然后韩主任就被自家老婆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小姑娘的事儿,你不明白就别瞎琢磨!”韩主任的妻子在电话里朝着韩文平嚷嚷道,“你至少保证,每个人,每个月有至少四包卫生巾能用就行了!”

        卫生巾这种东西的用量个体差异极大,很难以一个通用数据进行估算,所以韩夫人直接按照比较富裕的量给韩文平下了指示。但这个数量要平均到每一个女性医务工作者身上又有些多……韩主任实在没办法,只能在每个医疗队驻地,借护士长们的房间来用一用房间里的卫生巾按箱堆,然后叮嘱护士长们,万一存量不够了就再找他来要。

        开始提供这些保障之后,韩文平一拍自己的光头,然后决定让护士长们也一起来提意见列清单。

        物资保障这种事儿是个苦活累活,如果对接不上需求,很有可能自己辛辛苦苦干完了还落下埋怨。最好的办法,就是首先把握好需求,然后再更加有针对性的去解决大家的需求。

        于是,韩文平给自己找了一堆麻烦。

        喝可乐这已经是最基础简单的需求了。在所有商店都关门的情况下,要在云鹤找可乐……这个难度反正是不低。除此之外,各路需求还包括但不限于充电器、数据线、一次性内衣裤、指甲剪、袜子、保暖内衣……反正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也就是护士长们足够细心,要不然这些小东西你就算打死韩文平,他也想不到要买的。

        保障的东西多了,要买起来就麻烦了。韩文平主任手头上每天就给两辆小货车,要运点什么东西,不光得分配空间和运输能力,还得琢磨怎么才能让物资最快发挥作用。

        得亏自己现在是个光头。韩文平主任不止一次这么感慨过,要是自己两个月还是一头秀发,只怕这一个多月就得掉个精光。

        而今天,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了一个多月的铁人韩文平主任终于扛不住了。

        他得了急性阑尾炎。

        守着偌大的医疗队,医生们当然不可能允许韩文平的情况太严重。而韩主任自己的反应也足够快在刚开始不适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对了。

        韩文平主任要开始治疗,而且要多休息。但后勤的工作还得做。

        于是这份工作就被交到了孙立恩手上。

        “你好好干,我争取五天之后重新回岗。”韩文平主任握着孙立恩的手认真道,“这段时间你可千万要站好岗!”

        后勤保障,这是孙立恩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全新领域。愣要接触过……那就是孙立恩之前和韩主任一起去制药二厂搬阿托品的时候。

        突然接手这项工作的孙立恩自然是一脸懵逼的,但好在韩主任只是阑尾炎而不是什么其他的了不得的疾病。目前在云鹤的保障工作基本已经都进入了正轨,孙立恩只需要每天处理一下相关的签收和发出任务就行。

        而且,他所负责的还不是所有宋安省国家紧急医疗队的后勤保障工作。他只需要管好自己所在的酒店里前后两批医疗队,上下一共一百六十九人的后勤保障就行。

        “咱们自己筹措的防护服还有一千二百套,放开了用大概能用上三天左右。”韩文平主任躺在床上输着液,对孙立恩认真嘱咐道,“这一千两百套的防护服是咱们最后一点家底了,只要不是云鹤这边的仓库断供,绝对不能动!”

        孙立恩点了点头,然后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快速记下了相关内容。

        “口罩有一万三千个,我之前答应了方舱那边,要给他们拨一千个医用外科口罩过去。”韩主任倒吸了一口冷气,似乎是因为阑尾炎疼了一下,又或者是因为舍不得这一千个口罩,“咱们的n95存货不多,就两千二百四十个,这一批和防护服一样,只要不断供就坚决不能用。”

        孙立恩点头道,“消毒水呢?”前面两个物资紧缺的要命,只要不断供肯定是不会动的。但消毒水不太一样国内生产量本来就大,之前消毒水缺乏主要是因为工厂放假外加物流运输需要时间,现在的情况要好得多。

        “消毒药水咱们自己没有存货,这个物资供应不紧张,只靠云鹤这边的供应应该就可以了。”韩主任摇了摇头,“倒是其他的物资,只要咱们有,而且其他医疗队有需要,那都可以互换一下。大家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能帮就帮一把。”

        ·

        ·

        ·

        孙立恩倒是没有想到,自己刚刚走马上任之后接到的第一个物资支援请求,居然是关于成人纸尿裤的。

        黄山医疗队的领队向孙立恩打来了电话,请求支援二十箱成人纸尿裤。并且对方信誓旦旦的保证,“我们的物资最晚一个礼拜就能到,到时候还你们三十箱!”

  https://www.myshu.cc/9/9816/225161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cc。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cc